我上个月刚从非洲回来。不论是在非洲遇到的年轻人,还是在阿里巴巴培训班上遇到的各种各样的年轻创业者们,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激情,看到了自信。

这也是为什么我第一次去了非洲以后就打算每年去一次,甚至希望未来12到15年的时间里能够走遍非洲大陆54个国家。我在那里成立的基金,支持非洲的年轻人创业,支持非洲的企业家精神,因为我相信企业家精神可以带领非洲走向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觉得非洲企业家来到中国,来到浙江来是绝对正确的选择,因为这里中国企业家的数量最多,也是最活跃的地方。但是40年以前,浙江也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但是浙江人不抱怨,能吃苦,会创新,尊重企业家精神,尊重市场规律,尊重民营企业家,浙商群体是今天在全世界最活跃,也是最大的商帮群体,浙江就是在这样一个发展的奇迹中起来的。

今天的问题往往就是明天的机遇,非洲今天发展数字经济的基础比19年前阿里巴巴成立的时候更加有利,19年前中国人很少相信互联网,没有物流,没有信用卡,这没有妨碍阿里巴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今天非洲也没有商业基础设施,也没有足够的银行网点,这也就是非洲的机会。这也才是企业家精神可以发挥价值的地方。

贸易是一种权利,未来每个人无论你的能力如何,语言如何,只要你想你就有机会获得贸易的权利。未来的贸易会变,贸易游戏规则也一定会变,我们需要为未来做准备,这就需要我们研究考虑完善新的世界贸易游戏规则,而不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贸易游戏规则去摧毁别人的贸易游戏规则。过去贸易战没有解决任何问题,未来的贸易发生变革,贸易战也肯定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贸易战过去不灵,未来肯定也不会灵。贸易战唯一确定的战果就是伤害中小企业、伤害年轻人、伤害发展中国家,甚至是伤害发达国家,所以一直以来我们坚定认为全球化的趋势不会改变,贸易不是武器,贸易应该是解决世界问题的方案。

今天非洲企业家和浙江的企业家在一起,我们应该共同探讨一种新型的方案,这种共同的努力让贸易更加普惠,更加绿色,更加可持续,让更多人参与竞争,更多人把握机遇。非洲需要资金,但非洲更需要企业家精神,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是市场经济最关键的要素,非洲需要开放,需要融入世界市场,中国也需要融入世界市场,所以非洲需要世界贸易,需要全球化,非洲也需要中国贸易,非中的机会是全球未来的机会、中国的机会更是非洲的机会。所以作为浙商总会的主席,也作为浙商总会的代表,我们期待浙江再能够大有可为,我们更希望非洲企业在浙江也会大有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