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曾是中国商业史上一个辉煌的符号。

19世纪叱咤于上海滩,构建了十里洋场的大半个产业江山。

崛起于改革开放的浙商,更是新时代中国商帮的一支翘楚。

浙商搏击于开放大潮,四海为家、四海为业。一个个“义乌市场”、“温州村”将“无浙不成市”与“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演绎得栩栩如生;数百上千个产业集群,尽显浙商脚踏实地、敢为人先、敢闯敢拼的精神。

是的,浙商是中国企业家族群中的一支劲旅,是浙江精神的一种载体。

浙商走遍千山万水、道尽千言万语、想尽千方百计、尝尽千辛万苦,走出敢为人先的创新路,写下坚忍不拔创业篇。

浙商的“四千精神”因而被载入史册。

但浙商也被贴以“草根”的标签。

第一代浙商往往学历不高。因为“一无所有”,所以“无所畏惧”、敢闯“禁区”。

也因为“草根”性,浙商的企业或产业往往呈现“低”、“小”、“散”特点。在互联网大潮的冲击下,传统企业更是面临转型升级的坎。

挑战面前,善学习、勇创新的浙商与时俱进、爬坡过岗。他们从1.0时代穿越而来,成功进入浙商2.0时代。他们的名字很长,如鲁冠球、徐文荣、宗庆后、李书福、南存辉、徐冠巨、汪力成、王水福、陈爱莲、金良顺、林东、陈励君、胡季强……

他们在打造产业基石之后,一方面通过科技创新不断实现产业升级;另一方面通过商业模式和管理创新提升竞争力;同时还借助资本市场与国际化战略做大产业版图;与此同时,还通过资本手段涉足“两创”,赋能新生力量。

正是因为不断地跨越自我、凤凰涅磐,浙商的标签不断被刷新。

而随着浙商族群中“阿里系”、“浙大系”、“海归系”等新生力量的兴起,并与传统“浙商系”一道,以颠覆性的创新掀起浙商转型升级的高潮,并推动新经济的迅猛发展。浙商,与数字经济紧紧系在了一起。

是的。浙商撬动了浙江信息经济的发展,也因而推动杭州成为中国“数字经济第一城”。新年伊始,浙江省政府对外宣称:将对标世纪级,以“一号工程”打造数字经济;目标三年后数字经济总量达4万亿以上。

竞跑的号令声起,能不涌现出在数字经济领域驰骋拼杀、冲锋陷阵的“千军万马”?

是的。阿里、海康、网易等一大批数字经济的引领者,成为了时代标兵。在阿里巴巴成为世界知名互联网科技企业的同时,其创始人马云被党和国家授予“数字经济的创新者”的荣誉。但,仅仅有马云、丁磊和田宁等数字浙商还不够。要继续保持数字经济的优势,浙江不但要有阿里系,浙大系、海归系等创业“新四军”;还要有海康系、腾讯系、网易系、浙工大系等新生力量。从“新四军”壮大为“八路军”。

更重要的,浙商不仅仅拥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草根精神;浙商更要有创新能力和科技精神;而在科技精神之外,还要有文化内涵和智慧。

“四千精神”之外,浙商更要有具备“四共(共享、共生、共融、共赢)”理念。

首先是共享。新时代的企业家,创业创新首先要有互联网思维,要建立在互联网上、大数据、云计算基础上,要能够利用好信息共享、资源共享,方能“赢在开端”。

然后是“共生”。国有、民营企业能够共生;传统、新型产业能够共生,这就需要打破体制机制的束缚;还要调动市场主体,企业自身的活力。

还有“共融”。除了企业间横向与纵向的联合之外,最好的办法也许就是在“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的两化融合中主动出击,通过融合、甚至跨界,实现创新发展。

最后是坚持“共赢”。这是时代的特征。因为市场经济发展到今天,已经从“利己”时代变迁到“利他”时代。所有的经济活动都必须建立于此基础之上。

而数智浙商,不仅以“四千精神”而搏击市场;更因“四共理念”勇立创业创新之潮头。

所谓“无数据不决策”。数智浙商,因数据而“成竹在胸”;因数据而创新不止。

数智浙商,更是了然这样的哲理:聪明不如智慧;大格局方有大智慧。

是为数智浙商。强精神,尚文化,崇科技;更有大格局、大境界、大智慧。

徐王婴  浙江省浙商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