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商会、协会,在很多企业、企业家印象中就是只拉会员、搞聚会,并无实质作用,而且近些年来商会越来越多,似乎已呈现“商协会太多企业不够分”的现象。但姚海涛告诉记者,中国的商会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

“中国的商协会相对于国外来说历史短而且发展无序,所以现在的商协会领域鱼龙混杂,一些商协会不知道如何为企业提供服务,只知道发动企业成为会员,这样的商协会当然不受企业欢迎。”姚海涛说,其实企业和政府都非常需要优秀商会的服务,例如,现在很多农产品价格不是很稳定,其根本原因是上游的农户并不充分了解市场,而主管部门也不能全面掌握市场信息。这就造成了一些产品过剩而有的产品不足,到了下游的市场价格自然也就波动。而如果从镇、县、市、省一直到全国都有相应的商协会,对这些生产和销售做统计,就能很精确地知道上游产量,并可以将下游市场需求反馈给上游农户,这样就能避免上游的盲目,也能防止下游价格不正常波动。这种服务非常专业和精细,无论上游企业和下游企业都非常需要。而很多行业都应该有这样的商协会机构,这样能提供专业服务的中介机构在中国非常缺乏,商协会大有可为。”

商会的成立与发展离不开会员。会员是商会成立的前提,是商会发展的保障。无论是行业协会还是地域协会均需要有一群会员,否则商会成立就显得没有意义了。因此获得会员的认可、支持并积极吸纳更多的会员是商会发展的前提。

近年来,各类商协会组织发展迅速,极为活跃,不论从数量,结构,运行,还是创新,作用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已成为社会管理的重要力量。商协会是“市场经济的三大基石之一”,在反应诉求、维护权益、规范行为、提供服务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一个商协会的发展,有酝酿期、新生期、生存期、成长期、可持续期和衰退期六个阶段,任何一个阶段,都可能面临“存亡”。

酝酿期首要问题是可行性,是商协会成立的必要性,如果时机、条件和基础不成熟,靠激情和冲动贸然成立的商协会组织则不会长久。

合法性是商协会新生期的先决条件和一切的基础,在中国特色的法治环境下,只有拥有合法身份,才能名正言顺。

生存期是商协会解决活下去的问题,归根结底就是“人财物”,商协会易建,人才难求;会费初期收取容易,后期持续收取难上加难。

成长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是摸索、实践、创新、试错、纠偏和修正的过程,成长期也随时面临“消亡”。

可持续期是商协会健康、良性发展的状态,通过实践得出适合自己的运作模式,逐渐形成自己的特色文化。

总之,商协会如人生,有生老病死的生命周期;商协会如行车,安全与危险有时只是一念之差;商协会如下棋,失败与成功往往一步之遥;掌控好每个阶段的“存亡”节点、处理好“存亡关系”,不仅要商会“孕育成、生出来”,而且要“活下去、活得好、活得久”。

商协会可以支持、扶持、孵化、促进企业发展,但不建议参与组建、入股、投资相关企业,即使责权利清晰,即使处理好了商会母体与公司子体关系,解决了连续性与可持续性,监督与约束,收益与分配等;但由于义利关系无法平衡,往往开局是美好的,结局是难料的。

同时,商协会作为企业的“娘家”,既要加强自身的义利观建设,又要弘扬倡导正确的企业义利观,义利并举、喻义于利。一些商协会成立了党组织、青联、顾问团、各类专业委员会、女企业家俱乐部、公益基金、红白理事会、读书会、企业道德讲堂等,弘扬爱国民族精神、建构商业道德体系、继承优秀商业文化、加强行业自律、传递正能量,使商协会成为企业家们积极向上、自我提升、彼此信任、产生共鸣的平台,让企业家身上流淌道德的血液,获取有尊严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