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金正飞集团董事长巫金明三十出头,中等身材,眼睛明亮有神。一见面,他就讲了几句贵阳话。顺溜的贵阳话,一下子就拉近了他与贵阳这座城市的距离。但是一双手伸出来,却布满了岁月留下的痂。

那双手,记录着一段关于成长的往事。

巫金明出生在福建宁化县方田乡的一个小山村,父亲是山村唯一的老高中,也担任了村里的民办教师,父亲19年青春献给了村里的孩子们,当然巫金明小学一、二年级也是父亲教的,父亲教他读书认字,到了三年级才到乡镇读书。

从家里到学校,每个星期都要走二十多公里,而且要带足一个星期的粮食寄宿在学校。随着年级的增长和读书学费的增长,父亲那点微薄的工资已经实在支撑不了两兄弟的学费,亲人朋友能借的钱都借过了,家里一直背着债务,直到1998年,才举家搬迁到清流县嵩口镇另谋生路。到了中考那年,巫金明以2分之差与报考的二中失之交臂,而参加高考的哥哥,获得了湖南政法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面对两分之差的落榜和哥哥的大学录取,父母亲经常为了钱的问题经常吵架。对于农村人来说,只有两条路,要么读书,要么学一门技术。面对一筹莫展的父母,巫金明主动提出放弃读书。他毅然离开家,走上了出门谋生的路。

15岁的巫金明开始了汽车轮胎学徒生涯。每天跟着师傅给汽车换轮胎,跳到又高又大的轮胎上,用脚踩,用手扳,把对生活的希望都融进了每一天的实干当中。从那一年起,他再也没有用过家里的钱,相反,他每个月都能寄钱给哥哥,他向往哥哥的大学校园,知道哪怕寄给哥哥五元、十元,都是有钱和没钱的巨大差异,希望能让哥哥在学习和生活上宽裕一些。

寒冷的冬天,被污黑的机油浸渍的手开裂了,手缝里都是漆黑的,每次洗手都得用洗衣粉,但是洗衣粉钻进裂口,裂口开得更大,疼也是钻心的。这些经历,都在少年时代给巫金明留下了很深的记忆。

16岁,巫金明来到三明市区。

那一年,小小的巫金明已经能够拿到每月200元的工资,每个月还能加20元钱。辛苦带来的回报,让巫金明更加勤恳,换轮胎、打黄油、电焊、氧焊等,他都做,还带了一个徒弟,很快就达到了月收入1000多元,因为上班那里有包吃住每个月可以给读大学的哥哥寄生活费。

巫金明想,靠着自己的双手是能挣钱,但就打黄油一项,已经有了打黄油机,既能取代繁重的劳动,又能带来更高的经济效益,于是,他对老板提出合作方案,购进一台打黄油的机器,迈出了从手工走向合作共赢创新的第一步。

2002年,因为更换轮胎,巫金明结识了一位物流公司的蔡师傅。他那是三明最大的物流公司的司机,蔡师傅说他们公司车辆很多轮胎使用和损耗量都非常大,这个商机在巫金明眼里,增加了销售的概念,变成了一条新的思路。巫金明开始了帮忙老板销售轮胎的合作平均每套轮胎老板答应给他返利230元,仅大半年的时间,就帮老板产生了60多万的利润,当然自己也挣了四、五万元。那年过年回家为家里添加了第一台彩色电视机,音响,为家里的负债解决了压力,也给自己买了一台那时候最牛的洛基亚8250的手机。

宁愿当鸡头,也不愿做凤尾

知道轮胎利润商机的巫金明种下了自己当老板的想法。2003年开年后带着父亲一起从三明市区一路骑着摩托车找门面,一路找回到了宁化,终于找到了合适的门面通过自己的积蓄和父母的支持开起一家属于自己的轮胎店。记忆里很清楚开业的鞭炮响过,立刻就来了一个给轮胎修补的顾客。这是第一天的业绩,5元钱,心里美滋滋。可是紧接着,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充了个气……连续一周下来除了充了个气其他都没有生意,这还真是气昏了。也验证了老家人说的那句话所谓开店容易守店难。

不满18岁的巫金明因为还办不到身份证,属于未成年,无法当法人的条件。工商局来查要求办理营业执照,要求尽快办理,要不然就要罚款,没收轮胎、设备等。因为没有法律意识的巫金明很害怕,店里每天又没生意做,每天也无所事事,家里和自己也没有任何的社会背景,也没啥人际关系。

那时的巫金明心情很低落,看着一群社会青年到旱冰场玩得热火朝天,也整天混迹其中,又因这群社会青年的群殴,爱凑热闹的他被牵连,身陷囹圄。外面是父母的痛心疾首,里面是一位幡然醒悟的老哥的人生引导,巫金明一下子成熟了。在这五个月的时间里,他经历了人生暗面,也完成了自我觉醒。

重获自由身的巫金明,悟出了一个道理,人,一定要走正道!他拒绝了那帮来替他接风的社会青年“重出江湖”的邀约,开始了自己的人生规划。就这样,他又重新开始了自己的轮胎经营。

靠着自己熟悉的技能,到了2006年,所有开支除掉,巫金明还赚了14万。那一年把家里的债务清还了,哥哥也刚好毕业。巫金明还清债务后,买了台皮卡车,手上还有7、8万,他拿了1万元到全国各地找同行业的老板学习,看别人的钱是怎么规划的。

在宁波,一位老哥给了巫金明很大的启发,回到宁化,巫金明扩大装修了5个门面,以虚张声势的方法借鸡生蛋。后来四、五家轮胎经销商给他提供了60多万元的货源。经销商对他的信任度特别高,他也报以诚信,哪怕是一条轮胎销售出去,他都会到银行转钱给经销商。那段时间,店里包括他8个人,白天干活,晚上开皮卡车送货,搞批发,整个宁化周边乡镇都跑遍了,那一年赚了51万多。

但是,巫金明注定是一个要把人生折腾出宽度的人。经过2008年金融风暴后,他在2009年将原本一年已经稳固赚到25-35万元的店盘了出去。很多人不理解,有人骂他神经病,有人觉得他傻生意这么好的店怎么会盘出去。

不在碗里盛饭,要去锅里盛饭

拿着到手的140万元,他心里只认定一个理:县城毕竟是县城,在这里就像在碗里舀饭吃,而他想到锅里盛饭,想到更开阔的世界发展。出路出路,走出去才有路。

抱着140多万走出去的巫金明,才发现几年间外面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变,别人的实力已经是几千万。看着自己才拿着这百把万,自己太渺小了,巫金明立刻到各地取经,然后转向到湖南长沙星沙做绿化、市政等工程。那一年,他23岁的他加入了湖南省福建商会。

到了2010年,巫金明搞工程赚了2、3千万元。觉得钱好挣,他又有了大胆的想法。在当年10月份,他和几个朋友一行七人到三亚做房地产。刚到三亚,他还买了台让他很拉风的宾利车,那辆车,花掉了他的400多万。因为对这个行业不了解,没想到很快资金链断裂,房地产崩盘。开了32天的宾利车,195万卖了,吃了一个多星期方便面,两手空空回到了湖南。但是他心里是踏实的,他没有欠工人一分钱的工资。

在贵阳:专注擅长领域,打出一片天地

回到湖南后,他向商会老乡们借钱,因为诚信度的关系,巫金明自己都没想到借到了400多万元,而且这400多万元中,有300多万元没有要他利息。决定东山再起。在湖南商会老哥的推荐下,巫金明于2010年底来到贵阳。大起大落的成长经历,让他明白了一件事,重新做回老本行,才是生存发展之道。

巫金明在贵州,没有轻率入行。而是利用商会朋友的人脉,观察市场,做好调研。最开始的三年,他摸爬滚打,慢慢熟悉了当地的汽车轮胎市场,摸清了市场的空缺与商机,建立起了自己的商务圈子到2015年9月轮胎库存量首次突破3000万。2016年,发现原有的公司布局已经制约了他的汽车事业的发展,资源的配置不合理,大大增加了运营的成本,为此,他果断成立金正飞集团,整合了全资子公司5家,控股、参股子公司11家,将业务区域扩展到贵州、福建、湖南,形成完整的商业生态链。在发展自己的集团的同时,他开始资本运作,投资入股企业13家,为企业注入更多的发展基因。

事业稳健发展,巫金明没有满足。经过审慎思考,“只有把自己做成行业标杆,业态标杆,企业才能长青”,金正飞集团提升自己的战略视野,以打造全新业态品牌标杆为目标,同时,面对互联网技术支撑下的商业变革,巫金明要带领公司调整发展思维,全力贯彻互联网营销,将电商、微商、终端线下商有机结合,运用社会化品牌营销,精准收集数据,做到线上线下深度结合。这个举措又将集团纳入发展快车道。

在贵阳的事业蒸蒸日上,巫金明没有忘记自己的社会责任。2016年10月进入贵州福建总商会任常务副会长;2016年12月进入贵州青年企业家协会任理事;2018年8月进入贵阳市福建商会任执行会长;进入贵州省汽车流通协会,进入贵州省汽车服务行业商会;2018年10月成为宁化县工商联(总商会)贵州省贵阳联络处主任,宁化工商联是众多宁化在外企业家的“娘家”,是最坚实的臂弯,给予了宁化乡贤很多帮助。巫金明也格外庆幸,有这样的后盾,他希望能够在组织里,尽一份绵薄之力,为家乡凝聚更多发展力量。

巫金明说,人一辈子只能做好一件事情,对于我,就是把汽车行业做好。从2001年到现在,这18年间,我觉得做生意的同时,要站在一定的高度来看社会发展,看懂整个中国经济发展的趋势。我毕竟才三十出头,还在路上往前走,还有很多东西值得我探索、学习。并且,感恩生命和事业中给予我帮助的那些贵人!

(张翠霞 宋小竹)